尾声

    起风了,不是那种催人凉爽的和风,更不是那种沁人心脾的熏风,而是卷着沙砾扑面而来,让人透不过气,睁不开眼的沙尘暴。何天亮用衣服包裹起宁宁,将她背在背上,艰难地朝长途汽车站走。风沙中何天亮看到路边有一家牛肉面馆,就急忙冲了进去避风。刮风天,饭馆里面没有客人,堂倌懒洋洋地坐着发呆。外面的风嘶吼着,嚎叫着,赶着沙子从门窗的缝隙钻进来。

    何天亮解开腰里的绳子,把宁宁放了下来,又摘去蒙在她头上的衣裳。宁宁睁开眼睛四处打量着,问何天亮:“爸,这是哪儿?”

    何天亮说:“还没到长途汽车站呢,先休息休息避避风,等风小了再走。”

    堂倌见来了客人,并不主动打招呼,眼睛怔怔地看着他们父女俩,等着他们要吃喝。何天亮这时候才有工夫坐下来打量这间小店,还是那几张破旧的桌子和参差不齐的凳子,还是那一股浓浓的牛肉膻味,还是那个木呆呆的店小二,原来这正是他刚从监狱出来吃头一碗牛肉面的那家小店。正是在这里,他碰上了肉杠黄粱噩梦。他出来了,冯美荣却进去了,老天爷似乎在拿他们二人肆意地戏耍。想到这里,何天亮呆了。店小二见何天亮脸色阴沉沉的,胆怯地问:“老板要些啥不?”

    何天亮勉强朝他笑笑,问宁宁:“宁宁饿不饿?”

    宁宁点点头。何天亮又问:“想吃啥?”

    “你吃啥我就吃啥。”

    何天亮于是吩咐店小二:“来两碗牛肉面,二细,加肉,一碗少放辣子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来了精神,高声吆喝着进到灶房,紧接着灶房里传来了摔面的声音,砰砰砰的像放枪。

    “爸爸,”宁宁怯生生地问道,“妈妈是坏人吗?”

    何天亮用肯定的口气回答:“她不是坏人,你妈妈是好人,也是个好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为什么会关到监狱里面?”

    何天亮语塞,想了一阵儿才郑重其事地给宁宁解释着:“监狱里面关着的不见得都是坏人,没有关在监狱里面的不见得都是好人。比方说你没有完成作业,或者你考试不及格,老师处罚你,爸爸也打了你,可是你仍然是好孩子,并不能因为老师处罚过你,爸爸打了你你就是坏孩子了,懂了吗?”

    宁宁的眼睛告诉他,她其实没有懂,可是却点点头说:“懂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带着宁宁来探望冯美荣。他来过几次,冯美荣都不愿意见他,后来总算见了一面,却告诉他希望他不要再来:“我在这里很好,这里很适合我。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,我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。那一天你把我光着身子从家里推出来,我就明白你对我恩断义绝了,因为,你如果对我稍稍还有一点珍惜,尽管我犯了大错,你也绝对不会让我一丝不挂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。从那一天起,我就已经对你死心了。我为你做的一切,只是为了补偿我自己的亏欠,寻找一份心灵的安慰,争取一些心理的平衡。你过自己的日子吧,再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,我已经习惯这里的生活了。”冯美荣对他这样说。

    他从冯美荣的表情上可以看出她说的是心里话,微微感到有些失落。他问冯美荣:“你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?”

    冯美荣说:“我只是想看看宁宁。”

    何天亮犹豫了,他不愿意宁宁到这里来接触这个世界。冯美荣看出了他的心思,淡淡地说:“要是你觉得不妥当,就算了。”说罢,就转身回去了。

    何天亮还是把宁宁领来了,他觉得冯美荣有权利看自己的孩子,他也有义务让宁宁见到自己的妈妈。冯美荣见到宁宁没有多少话,只是不停地哭泣,宁宁也哭了。后来冯美荣对何天亮说:“我只求你一定要把宁宁带好。如果你忙或者有别的原因带宁宁不方便,就把她交给我妈。”

    何天亮想告诉她,这一辈子他绝对不再让宁宁离开自己,可是没有这么说,只是点点头,算是答应了她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会再离开我,把我送到姥姥家吗?”

    宁宁这会儿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。何天亮把她搂到怀里说:“爸爸发誓,永远也不离开你,也不把你交给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宁宁放下了心,说:“其实姥姥家也挺好,可是不如跟在爸爸身边踏实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牛肉面上来了,红油油的汤上漂浮着绿茵茵的香菜、蒜苗,牛肉老汤的浓香扑鼻而来,店小二这一回有了进步,没有让自己的手指浸到汤里面。宁宁抽了抽鼻子说:“真香啊,我能吃完一大碗。”

    何天亮问:“你还再来看你妈妈吗?”

    宁宁说:“当然,”然后看看他的脸色,补充了一句:“只要你带我,我就来。”

    何天亮摸摸她的头:“你好好学习,考好了我才带你来,考不好就不带你来。”

    宁宁大口吞咽着牛肉面,精致的小鼻子上渗出了汗珠。

    吃饱了,风也小了,何天亮给宁宁蒙好头脸,背着她出门朝长途汽车站走。宁宁突然趴在他的耳边说:“爸,我想我干妈了,她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何天亮一怔,问她:“刚刚看完你妈怎么又想起你干妈了?”

    宁宁说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看到我妈,就想起了干妈。我干妈到底干啥去了?什么时候才回来?”

    何天亮默不做声。这个问题他无法回答,每天他回家的时候都在暗暗期望一进门能见到小草,可是,每天等待他的都是失望。他记得清清楚楚,小草离开他已经一百零三天了,今天他把宁宁带了出来,会不会回家的时候小草真的做好了饭等他们父女俩呢?他的心里又有了新的期望。

上一章 下一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